— Narcissus —

当我收到匿名悄悄话时,我在想什么

8月3日晚,收到一条充斥着淫秽词句的悄悄话时,我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愤怒与好奇驱使着我聊了下去,毕竟能发悄悄话的人只会在我的好友列表中。在试探中,我下意识的寻思对方的动机。试探未果,对方以两段不算太成熟却极其恶心的性爱描写结束(被我屏蔽)。但熟悉的语气与断句方式,给了我查证的线索。8月4日晚,在我清除了列表中的许多人后,对方依然出现。果然是他,出于对文字的敏感,我猜对了他的真实身份。我是失望的--毕竟是曾经喜欢过很多年的男孩子;我却又是暗自庆幸的--多亏能够真正认清他,认识一个人很简单,但认清一个人却不易。
本文不黑不撕不喷,仅为个人感想,部分事实陈述,无关个人恩怨。以下正文。
                                                                                    
 一  中国性教育的缺失
可能这个小标题看起来有些突兀,但的确是我在收到这样的匿名悄悄话后的最直观的感受。
于是,去查了关于性教育官方的解释,“性教育是关于人类的生殖、生活、生理需要、交媾以及其他方面性行为的教育”,有趣的是其目的明确写道“促进健康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形成,防止性放纵和性罪错”。这与一般人们对于性教育会联想到的词(比如说羞耻)大相径庭。换句话说,性教育是一种必需的教育,一定程度上能够塑造青少年的健康心理。
在中国,似乎性是一件存在于床笫之间的隐晦之事,而性教育更无从谈起。年轻父母的尴尬与年老长辈的威望以及社会上不时传来的嗤笑之声,在青少年心中扭成了一条通向错误性认识的道路--把低俗当成娱乐,看黄文找刺激。但这一点都不好笑,这是现状(Seriously)。
幸运的是,每个时代都会有先锋人物,在众人的哂笑挖苦甚至是侮辱中默默引领着方向。如果一成不变,那么60年代西方性解放就只是幻想(此处笔者举例,并未否认其危害,以及其两面性),男女平等也会只是空谈。
所以,正确的性教育需要正确价值观念的引导,也迫切需要主流媒体在市场经济不可避免竞争时的坚守,但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不将低俗当做治疗寂寞的春药。 
打破性压抑的现况是必须要走的道路,性教育这一环节显得尤为重要,我们追求的不是性开放,而是性自由,性不该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二  男女平等
喜欢这样的一篇文章名《女人是一所学校》。
虽然小标题叫做男女平等,其实从生理上说男女不可能平等,大多数男性在生理上相对于女性都占有优势,这是一个不可置否的客观事实。社会的发展需要特定的群体作为牺牲品,而女性在传统的男权社会里正是这样的弱势状态,但是人类的历史是在压迫与抗争的循环中前进的。
要记住一个名字--莎乐美。Girls,you deserve it!
于是开启第三个小标题。

三  男性沙文与女权主义
男性沙文主义一定程度上包括厌女价值观。
女权的本质是人权。但是由于长期的宗法制社会导致女性的生命权和生存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远低于同一阶层的男性,中国的性别歧视尤其严重,尽管近几年已有所改善。

厌女文化(misogyny)——mis代表厌恨,gyny代表女性,在文化上,有许多种表达形式。厌女文化是无可逃避的,因为它不是人格瑕疵,它是父权文化的一部分。父权文化将有关男人的负面评价投射到女人身上,当男人真的觉得有罪恶感时,他们可以责怪女人让他们有这种感觉。
 ——亚伦·G·强森《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
 如同男性一样,女性也接受并传播厌女价值观。这不是一个二分法的世界,并非男人施虐,女人受虐那么简单,这是一个更为杂乱的境地,其压制女性的社会习俗也是男女共同遵守的。
 ——尼可拉斯·D·克里斯多夫、雪莉·邓恩《天空的另一半》
就像针对是否应该给一个基督教徒输血以挽救他性命的讨论一样,我们在女权问题上也可以提出疑问,在大多数人都习惯厌女文化压制的前提下,我们对此进行改变是否错误?
我的答案显然是必须改变。 
举个例子,如果你是名女性,并遭受了像我一样遇到的匿名骚扰,你能接受这种带有男性沙文与强烈性暗示的悄悄话吗?如果你是位男性,这种事情发生在你的姐妹,甚至是母亲亦或是女儿身上,你又会作何反应? 
我想我会真切赞美每一个为性别平等与社会公平做出努力的人,无论主动或被动。

为了世界上的爱与和平,我写下此文与君共赏。 

P.S 再次感谢一直支持我的闺蜜后援团(笑),还有永远会是我的坚强后盾的爸爸妈妈。
      女孩为什么要努力?因为你不能一直做父母的小棉袄,你要成为他们的防弹衣,还要做自己的盔甲。

评论

2016-08-06